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二十六)  

2015-07-15 17:50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二十六)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十六

林梅红终于结束了长篇大论的讲述。她深舒了一口气,端起茶杯,呷了一口茶。那茶早已凉了,透着微微的苦意。“服务员,给换壶热茶!”裘二喜喊道。“好的,来了!”随着应声,身着中式印花袄罩,头系浅粉色方巾的漂亮小姐很快端上来一壶新茶。服务小姐给他们俩分别换上热茶,说了声“请慢用”便躬身退了出去。

裘二喜摩娑着茶杯,陷入了沉思。在党校工作多年,他养成了思索的习惯,尤其关注社会现象。林梅红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下午,他一直耐心地听着,从没打断她。他为她唏嘘,为她嗟叹。他没想到林梅红会这么苦。更没想到在他的同学里还有这么命运多舛的一位。他有些懊悔,懊悔没有早些打听她的消息,懊悔没能早点帮帮她。怪不得没人知道她的消息,原来她一直在农村没有回来。我们这些人尽管下乡都吃过苦,可我们老早就回来了,最多也就在农村呆过十来年,可她却整整呆了三十年!而且------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。

裘二喜捏起茶杯,抿了一口茶。他打量了一眼林梅红。林梅红颔首端坐着,两眼呆望着茶杯。白皙的面庞显得有些清瘦,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地显露着。她面无表情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茶室里静静的,没有一点声音。他们各自盯着自己的茶杯,想着心事。茶杯冒着热气,向上氤氲着。墙上一幅竹林图,翠竹挺拔,绿意盎然。一抹残阳挤进窗棂,斜照在竹林图上,把苍翠的竹林明显地分成一明一暗两种景象。

“吃茶!”不知过了多久,裘二喜打破了沉寂,轻轻地说。

“呃!”林梅红应了一声。

“你妈妈好吗?身体怎样?”裘二喜依稀记得梅红妈当年那风风火火的样子,问道。

“嗐!妈妈已不在了。”

“哦!什么时候的事?”

99年。喔!也就是我从海宁回来后的第二年。老太太旧病复发。这次复发比上次重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”

“咳!这老太太,精明强干了一辈子。你也回来了,她也不在了!当初她若同意你和胡------,你也不会------

林梅红手摸着茶杯,没作声。

“儿子怎么样?还在开出租吗?”

“唔,在开。”

“这个行业还可以吧?养家糊口应该没问题!”

“那倒是,可这孩子不争气,不好好干哪!”

“怎么?他还玩游艺机?”

游艺机倒不怎么完了,可又老往网吧里跑。一眼照顾不到,他就去上网了。弄得他舅舅也不和他一起干了。我想不让他干这行了,可他又不会干别的,他自己还要干。没办法,我又给他包了一辆车。满以为他会好好干,没想到他还是不争气!车子开出去,谁知道他跑哪里去了。我也没办法了,我又不能天天跟着他。”说完,林梅红叹了一口气。

“唉!真是儿大不娘啊!你也别太往心里去,由他去吧。”裘二喜劝着林梅红。

“我也管不了他,说了也不听。所以我也不说了,让他去吧!”林梅红无奈地说。

见话题有些沉重,裘二喜想叉开话题,他说:“看起来你弟弟还是不错的,这些年没少帮助你。”

“是的,多亏了弟弟,不然我-----

“你姐姐绮红怎么样?这些年,你是没回来联系不上,可你姐姐早就回来了,大家也都没联系上她,她在做什么?”

“呵!姐姐一直在厂里上班。她也和我一样,老实八交,一辈子与世无争。只知道家里工厂,工厂家里的。不过,这些年照顾我妈多亏了她,有多少困难她都不说,也不告诉我,怕给我增加负担。姐姐也不容易。哦,说起来,我还真得感谢她呢,我回来后的工作就是我姐夫托人给安排的,不然,我还不知道干什么呢!”

“就是你现在的工作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当老师挺好的。对你来说,是轻车熟路。”

“是,不然我也不会干别的。”

“你的学校在哪里?条件怎么样?”

“在大场。条件简陋点儿。不过还可以,总比农村好多了。”

其实,林梅红所在的学校地处郊区,条件很差。这几年随着外地打工族的不断涌入,他们的子女也随着父母来到城市。他们大多租住在城乡结合部的简屋里。他们子女的入托、入学问题十分突出。因此,近几年,城市周边新建了很多学校,需要大批老师。正在这种形势下,梅红姐夫找到他一个在教育局工作的同学,把梅红安插到了城郊的小学校,当上了一名老师。林梅红很满足。她喜欢当老师,热爱教育工作。她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。她认真,负责,有经验。她热情,友善,和蔼可亲。很快,她就博得了同学与家长的好评。

“多亏你姐夫帮忙,看来你们姐弟关系还不错。那天咱们同学聚会,我苦于找不到你,就想到了找你姐姐。我费了好多周折才找到了她,可我感到她的态度有点儿——不热情。我很纳闷!我还以为------”裘二喜笑着说。

“呵!她倒不是不热情。是,嗨!我也没什么可瞒你的。我回沪的第二年,妈妈旧病复发。临终前,她把房子留给了我。妈妈当时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。或许她是同情弱者,也许是想给我一些补偿。总之,她把父亲留下的唯一财产——房子给了我。当时姐姐和弟弟什么也没说,我也没有多想。可自那以后,姐姐和弟弟明显的对我疏远了。慢慢地索性不理我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姐姐当初把女儿安排在外婆家是有目的的,就是为了房子。弟弟家房子很小,儿子也大了,将来结婚也需要房子。他们都想得到妈妈的房子。可妈妈却把房子给了我。这两年房价飞涨,房子越来越值钱,他们把劲儿都用在我身上,更加不理我了。我们已经有两年多没来往了。你说我能怎么办?我真想把房子给他们,可我自己又买不起,唉!我也没办法。”说完,林梅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哦!怪不得那天你姐的态度不冷不热的,原来如此。”裘二喜说。

“想起来我就心寒。有时真觉得当初不该回来,真想再回农村去。嗐!”林梅红唉叹着。

“别,别那样想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会好的,慢慢会好的,面包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!”裘二喜苦笑着。

裘二喜本想叉开不愉快的话题,可说来说去又说到了不愉快的事情上了。弄的他也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林梅红见天色不早,便起身告辞。她还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这么多话,包括她的父母。更没向任何人如此详细地述说过她的身世。这是第一次。她如释重负一般,有种轻松的感觉。尽管所谈的话题并不轻松。

裘二喜可没有这种感觉。他的心情非但未感到轻松,反而随着林梅红的讲述而愈加沉重。林梅红的运命塞蹇,令人唏嘘,让人心痛。她的不幸,有它的特殊性,并非普遍现象。然而,知青子女回城的现象却不是个偶然现象。很多在外地结婚的知青子女都要面对这个问题。林梅红们虽命运不济,可他(她)们毕竟下过乡,经历过艰难困苦的磨砺,应该是成熟的一代,何况他(她)们是回到他(她)们当初曾生活过的、熟悉的城市。让裘二喜沉重的,是他(她)们的子女邬根生们!他们从农村回到城市,面对的一切都是两个字:陌生。犹如刚刚初生的婴儿,第一次睁开懵懂的眼睛,打量着他(她)们从未看到过的既新鲜又陌生的一切。与婴儿所不同的是,他们已然年满十六岁。婴儿是没有思想的,而他们有!不但有思想,还有喜好、习惯和个性。然而这一切又都是不成熟的。面对五彩缤纷、花花绿绿的世界,他们将怎样面对?他们将怎样走好今后的路?他(她)们人虽回来了,可他(她)们融入这个城市了吗?他(她)们适应了这个城市吗?没有,显然没有!邬根生的现状,恰恰说明了这一点。他(她)们还年轻,今后的日子还很长,难道他(她)们就这样混混沌沌地度过一生吗?裘二喜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。
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网络)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6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