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五)  

2014-10-23 16:44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五)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 大雪纷飞,北风呼号。“大烟儿炮”刮了几天几夜,操场上积了厚厚一层雪。林梅红推门走出宿舍,到食堂去买饭。雪后的村庄空气清新,到处一片银白。林梅红脚踩在雪地上,发出嚓嚓的响声。

    食堂里很热闹,知青们在窗口外排着队。窗口的黑板上写着菜谱:醋溜白菜,土豆炖窝瓜,还有红烧肉。居然还有红烧肉!林梅红要了份土豆炖窝瓜,又要了两份红烧肉,买了个馒头就往回走。

回到教员室,只见胡峰正在吃饭,教员室里弥漫着一股烘烤食物的香气。胡峰手拿烤的焦黄的馒头片大口地吃着,吃得很香,饭盒里是醋溜白菜。炉盖子上有个用铁丝编成的铁篦子,铁篦子上铺着一块一块的馒头片儿。

“给!”林梅红把红烧肉放到胡峰面前,说:“吃吧!我就知道你不能买肉。”

“我不爱吃肉,真的,我烤的馒头片儿很好吃,不吃菜都行,不信你尝尝!”

林梅红往自己碗里夹了两小块瘦肉,然后把盛肉的饭盒往胡峰面前推了推,说:

“你吃吧,我够了。”

见胡峰还要推辞,林梅红又说:“快吃吧,就是给你买的,我能吃那么多肉吗?我尝尝你烤的馒头片儿。”说完,她拿起一块馒头片儿吃了起来。别说,真的很好吃!又香又脆,就像小时候吃的烤面包干儿一样。

    北大荒的冬夜,寒冷又漫长。这几天林梅红失眠了。自那天她觉得和胡峰有缘分,就总好把两个人往一块儿想。出出进进,她总要多看他几眼。有事没事,她总想和他说说话。虽然两人在一起工作,每天都能见面,但她总有一股想单独和他接触的冲动。

一个漆黑的晚上,没风,干冷干冷的。林梅红知道今天胡峰值夜班,学校里只有他一个人。吃过晚饭,她就早早洗漱完毕,又对着镜子打扮一番。她把齐肩的秀发梳成两个小辫,额前特意散落着一些刘海儿。她打开从上海带来的美家净银耳珍珠霜,用食指沾了一点儿,在掌心里涂匀,然后轻轻地抹在脸上。一股淡淡的脂香,充盈在鼻腔,弥漫在心里。那是妈妈给她买的,她一直没舍得用。望着镜子里白皙、粉红的杏核脸,林梅红不禁有了一丝羞涩,丰腴的脸上泛起两朵红晕。那红晕映衬着粉嘟嘟的小嘴和似隐似现的酒窝更加迷人------。是啊!物质的匮乏,掩不住青春的活力。艰苦的生活,挡不住爱的萌发。是大海,终不会总是风平浪静;是火山,总有一日要喷发。林梅红收拾停当,趁着夜色向学校走去。她要去会见那个让她寝食难安的人

夜,万籁俱寂。学校的操场上空无一人,办公室的灯光很亮。远远的,林梅红看到胡峰在办公室里看书。办公室中间有个火炉,火炉后面拖着一面红砖砌筑的火墙。那火墙将近一人高,是用立砖砌的,它把办公室基本上分成了两半。此刻炉火正旺,屋里暖洋洋的。

“笃!笃!”林梅红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。用力很轻,可她却觉得声音很响,以至于她的心也跟着咚咚直跳。

“谁呀,进来。”见门没有马上推开,胡峰站起身来拉开门。

“咦!是你!快进来!”胡峰一边说,一边把她往屋里让。

林梅红心里有些慌乱,迟疑间还是进了屋,脸上有些发热。

“坐,快坐!”见林梅红坐下,胡峰赶忙倒了杯水,又在抽屉里拿出来一把糖。

“你怎么来了?稀客,稀客呀!”

“怎么,不欢迎啊!”

“哪能呢!,欢迎,欢迎!”

------

 

    其实,胡峰早就注意到林梅红了。

    那是一九七零年春天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春光万里,微风习习。和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意融融,十分舒服。胡峰利用难得的休息日在洗衣服。他从早上开始洗到现在,终于洗完了一大盆衣服,当然这衣服不全是他的,也有同宿舍其他战友的。他在门前的绳子上晾着衣服。远远地,他听见女生宿舍门前唧唧喳喳传来笑闹声。只见几个女知青在门前的绳子上晒被子。可能是她们的绳子拴的松,被子又重,晾上被子的绳子被压成弧形,距地面很低,被子的下沿儿就快接触地面了。

    那几个女知青笑着闹着,不知她们说些什么。不一会儿,她们拉开架势,开始一个一个地跳那个绳子。只见一个高个子姑娘,慢跑几步,轻轻一迈就过去了。那几个差不多高的姑娘,有的猛跑几步奋力一跃也过去了。还有的跑了很远在接触绳子的时候尽管有些羁绊,但也总算过去了。轮到一个穿着红毛衣、皮肤白白,长着一张杏仁脸的姑娘了。只见她在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助跑,跑起来时头上的两个马尾辫儿一撅一颤,样子很可爱!她煞有介事地跑着,可谓来势汹汹!可到了绳子跟前她却没敢起跳,惯性使她没有马上停住,而是被绳子绊倒了。“轰!”引来一阵哄笑。大家善意地鼓励她,让她再试试。她再一次退回去很远,搓一搓手,然后快速向绳子跑去。“好!快跑!这次过去了!”大家齐声喊着。只见“杏仁脸”飞快地跑着,白皙的小脸儿涨得通红,眼看就到绳子跟前了,可她却在离绳子几步远的地方突然来了个急刹车,停在了绳前,她没敢起跳!刷的一下,她的脸更红了!她的举动,引起大家的一片笑声。人们鼓励她,让她再来一次。她却突然灵机一动,说:“咱们跳皮筋儿吧!我去拿皮筋儿。”话音没落,林梅红跑回屋里拿出橡皮筋儿,“来!咱们跳皮筋!跳那个没意思。”

    两个姑娘扯起了橡皮筋儿。那皮筋儿是一个长长的环形,两个姑娘分别站在两边,把皮筋儿套在身上,先是放在膝盖高的地方。只见“杏仁脸”蹭地一下跳到两条皮筋儿中间,欢快地跳了起来,边跳边唱起了童年时的儿歌:“小皮球,下脚踢,马莲开花------”这熟悉的歌谣唤起了大家的记忆,她们也跟着唱了起来。

    随着童谣的反复吟唱,橡皮筋儿的高度也在节节上升,一会儿就升到齐胸高了。“杏仁脸”欢快地跳着。只见她时而“左挑”,时而“右绕”;时而“单飞”,时而“双跳”。有时像鹞子翻身,有时像乳燕脱巢。她动作轻盈,腰身挺拔。两手微微攥拳,两臂随着脚步自如地摆动。皮筋儿越高,她后腿越要上扬,随着身体的上扬,她愈发昂首挺胸。那鼓胀的胸脯随着她的跳跃而上下跳动,像似要挣脱衣服的束缚。红毛衣和洗得发白的劳动布裤子,衬托出她青春躯体的优美曲线。

    胡峰看呆了,他竟忘了晾衣服。看到她几次跳绳没过,他忽然有一股想帮助她的冲动,他天生就同情弱小。“她不是跳不过去,而是她胆子小。”他心想。看到她跳皮筋时的活泼可爱,他又生出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------。从那时候起,他知道她叫林梅红,是上海知青。

    如果说这时候的胡峰仅仅是在远远的地方偶然一瞥,“远望”着林梅红的话,那么那次演出让他有了近距离打量,“近瞧”她的机会。

    那天演出【收租院】时,林梅红是在幕后伴唱。她没有走到台前,人们只能闻其声而没有见其人。那动听的歌喉和深情的演唱,感染着每一个人。胡峰更是听的如醉如痴。“这是谁?怎么唱的这么好!”他在台上搜寻着。蓦的,他发现台侧的边幕后站着一个女生,微微露出半张白皙的杏仁脸。她两眼注视着舞台,在那儿认真的唱着。是她!是她唱的!林梅红!她竟然唱的这样好!胡峰紧盯着台侧的林梅红,竟忽略了台上的演出。

    这时,台上的【收租院】演完了,报幕员报出下一个节目女声独唱,演唱者林梅红。话音刚落,林梅红精神抖擞地走上舞台,深情的唱起了“远飞的大雁”。胡峰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看着林梅红了!他呆呆地,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梅红,两眼一眨也不眨,他又一次看呆了!

    林梅红一身绿军装,腰间扎着皮带,显得那么英武、干练。头上戴着军帽,帽子上的红五星在灯光下熠熠生辉。那帽子戴的有些后仰,露出额前微微弯曲的刘海。耳后两条齐肩的短辫儿,辫梢扎着粉红色的头绫,干练中透着妩媚,英武中透着娇柔。她眉毛高挑,眼窝微凹,长长的睫毛下,两颗黑黑的眸子剔透晶莹、顾盼流光。她鼻子挺拔,嘴唇红润。红唇张合之间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。腮边的小酒窝儿,像一对盛开的小花,总是随着笑容出现,真可谓明眸皓齿笑靥如花,天然一副“眉不修本黛,唇不描自红”的姣好面容。

    胡峰看的如醉如痴。猛然间,他想起还有他的节目,下一个节目就该他了!“对!我到台上去!那儿离她更近。”想到此,胡峰站起身向礼堂外走去。出了大门,他快步走进礼堂侧面的小门,进门就是舞台的后台了。他站在先前林梅红伴唱的侧幕后,两眼盯着台上的林梅红。林梅红刚刚唱到歌曲的第二段。她昂首挺胸,举手投足是那么轻盈得体;她张驰有度,歌声和动作配合的恰到好处。她的军装看上去有点儿大,可穿在她青春成熟的躯体上,仍然显得那么凹凸有致、窈窕娉婷。

    这时候,林梅红的演唱结束了。在战友们的热烈掌声中,她正步走下舞台。当她将要走到边幕时,她看到了胡峰。胡峰直面正视着他,朝他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。林梅红对她莞尔一笑,腮上现出两个好看的酒窝儿------

(未完待续)(插图来自知青赵元成的收藏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