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十六)  

2014-12-14 19:14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4年12月14日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六
        三天以后。
        晚饭时,胡峰接到林梅红的电话,约他在国际饭店门前见面。胡峰匆忙吃罢饭,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出了宾馆。
        傍晚的南京路,依然是人声熙攘。马路上车流滚动,人行道上摩肩接踵。两人在国际饭店门前见了面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到对面的公园去吧!”梅红说。
       “好,好!”胡峰道。
        人民公园里树影婆娑,清幽静谧。高大的松树、柏树,笔直地插向天空。曼妙的白玉兰、芭蕉树,摆动着婀娜的腰肢。香樟和银杏,在夕阳下伸展着枝桠,把蓬勃的树冠变成巨大的阴影投向大地。一溪碧水,柳丝轻抚。微风穿林,鸟鸣啾啾。甬路迤逦,傍溪穿林而过。小桥婀娜,牵河伴路而缀。真乃闹市中一清静所在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沿着河边的甬路走着,一时竟无话可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听说你当校长了?”还是林梅红打破了沉寂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,是啊!干了一辈子教育。”胡峰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哪年回的北京?”
        “八五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和当地人结婚就不给回去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!是的,本来是打算在农场扎根了,可又有些不甘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胡峰说,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心里的不甘愈加强烈。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吗?难道就这样世世代代在这里了吗?不,不行!为了孩子也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!一定要回去!
        胡峰打开了话匣子,他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。
原来,胡峰的返城有着很大的偶然性。按当时的政策,知青和当地人结了婚是不可以返城的,除非离婚。当时为此假离婚的大有人在,他不想那样做。可心里的不甘又愈加强烈,为了孩子,为了孩子的前程,他决定闯一闯。
        一九八五年夏,利用暑假时间,他独自一人回了北京,当时他已在场部中学当校长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北京的日子,他走信访,找居委,访学校,查户籍,不知跑了多少路。由于时过境迁,年代久远,他想证明他的知青身份都已是很难的事了。父母早亡,随着当年下乡时的户口迁出,他的户口簿早注销了。就连当年他迁出户口的派出所都不知搬到哪里去了,户口档案更不知封存在何处。
        好在他遇到的人和部门态度很好,他们都理解他的心情和情况,能帮他办的给他办,不能帮办的给他出主意,告诉他去找谁,怎么办。就这样,一件本不可办到的事情竟让他办得差不多了。
        有关部门承认了他的知青身份,答应他可作为知青遗留问题来处理,同意他返城,但只可以迁入户口,工作和工资都不做数。那也是天大的喜事啊!胡峰崩提有多高兴了!他简直要蹦了起来。可在落户的问题上却遇到了难题。由于双亲不在,户口灭失,他没有地方落户口。这可把他难住了。那些天,他天天长在区安置办。人家上班他上班,人家下班他下班。人多时就在门外等着,得空就帮人家打打水,扫扫地。
        一天下午,快下班了,忙了一天的安置办终于静了下来。下班铃声响过,人们陆续走出办公室。安置办的小李正在收拾桌子,胡峰在帮忙扫地。这时,门外走进一个人来。来人五十多岁,面目和善,中等身材,目光有神,声音洪亮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李,你还没走哇!”来人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!徐处长,还没呢!您也没走?”小李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小伙子是谁?”徐处长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!是个来办事的知青。”小李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知青?知青还有什么事办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!是------”小李把胡峰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!这么回事啊!现在还没回来的知青可不多了。小伙子,在哪里下乡啊?”徐处长问胡峰。
        “黑龙江,兴凯湖农场。”胡峰赶紧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!兴凯湖是个不错的地方。可回来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啊!你北京没有其他亲属了吗?”徐处长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本来有个哥哥,后来支援三线去了,没有其他人了。”胡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!还真是个难题。”徐处长若有所思,他自语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在哪里落户并不重要,关键是你回来以后干什么。有了接收单位,户口自然就有地方落了。不然,你拉家带口的就是落上户口没工作也不是办法。现在工作问题是最难办的。你都会干什么?”徐处长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什么都会干!”胡峰回答的很干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!我是说你都干过什么工作?”徐处长又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!我在农场当老师。”胡峰回答,他没好意思说他是校长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!老师!教中学还是小学?”
        “都教过。”说到这儿,徐处长又打量一下胡峰。
        思忖了一会儿,徐处长说:“老师倒是用得着。现在工厂、机关人满为患,连自己的子弟都安排不上,外人就更别想了。这样吧,小李,你帮他留意一下,看郊县的学校有没有空缺,据我所知像昌平、大兴、门头沟这样的地方,师资还是不足的。你联系联系,如果沟通方面需要我出面,你尽管说,我来解决!”
        与小李说完,徐处长转而又对胡峰说:“怎么样?小伙子!你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户口问题,而是工作问题!你去时光棍儿一条,回来可是拉家带口,你想想,如果没工作你怎么养活他们呀!”
        胡峰听着,一个劲儿地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郊县离城里远点儿,交通不是很便利。小伙子,你看如何?可以吗?”徐处长看着胡峰,善意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,太好了!谢谢处长!谢谢处长!”胡峰连声回答,他高兴的快要跳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以后,胡峰便回到昌平,当上了一名小学老师。
        胡峰重执教鞭,如虎添翼,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教学上。他能吃苦,肯用心,勤家访,教有方,很快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爱戴,连续几年被评为先进教师。尤其在他送走两届毕业班以后,他已经是小有口碑,名声在外了。
        昌平驻有部队。这几年,随着军队建设的不断发展和完善,部队机关及后勤、军需等部门也愈加壮大,相应地,随军家属也愈来愈多。“部队大院”越来越大,俨然一个小社会。大院儿里旅馆、饭店、商店、浴池,吃、喝、拉、撒应有尽有。
        由于驻地偏远,大院里的孩子上学是个问题。随着孩子的不断增多,大院里自己办学。学校已经成立,学校条件很好,可师资奇缺,当然是好老师了。胡峰的名声在外,使大院的领导早有觊觎。经过大院领导的努力,终于把他挖了过来。这样,八十年代末,胡峰便成了部队大院里的一名老师。他的两个孩子也转到了大院里的学校上学。
        胡峰如鱼得水,在部队大院的学校里游刃有余地工作着。两个孩子也得到了很好的教育,后来双双考上了大学。胡峰的勤奋工作,教学有方,得到部队领导的赞赏,他们给他提职提薪,还给他解决了住房。几年以后,胡峰当上了校长。再后来,他又兼任中、小学联校的校长,部队给了他很高的待遇,相当于副师级,住房也调到了三室两厅。
------
        胡峰信口讲着,滔滔不绝。林梅红静静地听着,间或打量他一眼。此时已是华灯初上。甬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情侣走过。他们有的钩肩搭背,亲热无比;有的相偎相依,卿卿我我;有的两手相牵面带微笑,有的互相追逐着打情骂俏------。偶有轻风吹过,吹得树叶簌簌作响。那响声伴着情侣们的嬉笑,像是在给他们伴奏。
        “咱们坐一会儿吧?”林梅红说。也不知道他们沿着甬路走了多少圈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胡峰说。
        在幽静的芭蕉林旁,有一条欧式的靠背椅,他们坐了下来。不远处的灯杆上,乳白色的路灯发出暧昧的光,巨大的芭蕉叶在灯光下随风摇曳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会有两个孩子?”在胡峰讲到孩子时,林梅红就有些疑惑。她想问,可胡峰兀自讲着,她没有打断他。此时才得空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!是双胞胎!”胡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双胞胎!男孩女孩?”林梅红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。”胡峰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!真好!你真好福气!”林梅红随口说道。不知她是羡慕还是嫉妒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芦花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挺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个好法?能说说吗?”林梅红欲言又止,沉吟了一下,接着说:“你怎么和她好的,什么时候?可以说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!可以,可以,能说,能说,怎么不能说呢!”说到此,胡峰沉思了片刻。他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来,在左手的大拇指上磕了磕,用打火机点燃。深吸了一口,然后慢慢把烟吐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从哪儿说起呢!嗨!还是从你走后说起吧!------”胡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回忆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!这么些年过去了,没人问起这些。林梅红这一提起,使胡峰犹如喷发的火山,撕破羁绊,冲天而起;又如开闸的湖水,无拘无束,一泻千里。他打开了话匣子,从那场大病说起,把他和王芦花从相知、相恋到结婚生子,艰苦然而幸福的婚姻生活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。------
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7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