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十)  

2014-11-25 16:58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十)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
        几天以后,胡峰接到一封来信。信封上“抬头”和名字都对,落款却只写着“内详”两字。胡峰一头雾水,不知是哪儿来的信。他打开信笺读着,愈读愈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紧,拿着信笺的手竟有些抖。原来是梅红妈妈的来信!信中的语气倒还平和,但字里行间流露着对胡峰的埋怨,好像是他死缠着林梅红,才使她至今没有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信中明确地告诉胡峰,林梅红的调走,是因为在上海给她找了个对象,把她暂时先调到离家近一点的地方,便于以后有机会再办回上海。信的末尾,梅红妈用商量的口吻,请求胡峰帮帮忙,要他放弃林梅红,并帮助做做她的工作,好让她尽快回来。信的语气是商量的语气,而意思却是不容置疑的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梅红妈意味深长地告诫胡峰,你还年轻,今后的日子还很长。你如果对她好,你就放开她。放开她,就是给她幸福,你难道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吗?!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。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。
        胡峰一口气把信读了三遍。他眼角含着泪水,心口一阵阵抖颤。他蒙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那晚,他一夜未睡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,胡峰对他和林梅红的事就有所顾虑,有些惴惴不安。他生性自卑,觉得自己配不上他。如今林梅红对自己好,胡峰生怕她家里不同意。所以,他才在她探亲回沪时急于让她征得家里的意见。梅红回来后,他询问梅红家里的看法,梅红没有正面回答。他知道,那可能是家里没同意,也可能是她根本没跟家里说。她为什么不跟家里说呢?从那时起,胡峰就心存症结,有些惆怅。他觉得,两个人的终身大事,应该征得家长的同意,得到家长的支持才好。自己的双亲不在了,将来梅红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。如果得不到他们的认可,自己将如何面对?好在在梅红身上,尤其是在她探亲回来以后,胡峰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异样,她依然一门心思地对自己好,这让胡峰那不时惆怅的心,得到很大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段时间,胡峰隐约感到林梅红似乎有些不对劲。有两次,他看到林梅红的眼睛发红,眼皮也有些肿,好像哭过。正赶上连里调查小道消息手抄本,自己写检查期间。他不想连累林梅红,尽量不与她接触,免得节外生枝。工作时间又不便问,他知道林梅红的性格,如果她真的心有不快,你一问,她必将控制不住自己,引得她在大庭广众面前哭起来,将如何是好?所以胡峰就没有及时找林梅红谈。而林梅红呢,从开始接到妈妈的第一封来信起,她就打定主意要自己面对,根本没想告诉胡峰。阴差阳错,两个人各怀心事,谁也没有让谁知道。直到木已成舟,林梅红自己再也抗不住了,才向胡峰原原本本道出实情。胡峰虽早已心存芥蒂,却未曾想事情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。他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,梅红妈直接给胡峰写信,这显然是给他下的最后通牒。胡峰初看来信,心中颇有不快,觉得自己很冤枉。他有些嗔怪林梅红,怪她不该瞒着自己。这么大的事你自己能应付吗?可转而一想,梅红妈的想法也属正常。天下所有做母亲的,哪个不想让子女守在自己身边?哪个不想让子女生活幸福?
        胡峰把梅红妈的来信反复看了好多遍。静下心来,他思忖了良久。信的字里行间,无不透露出梅红妈对梅红的拳拳母爱。妈妈爱女儿本没有错,出于爱而为女儿安排前程也不为过。梅红能在离家近的地方安身,进而回到上海,何尝不是一件大好事!
        胡峰平心静气地把整件事思之又思,渐渐理出点儿头绪来。他明白了,他们俩的事,梅红探亲回家时不是没跟家里说,而是说了,家里根本没同意。他想起梅红回来给他带的东西,那是她爸爸帮她买的,大约花了五十几元,恰好是自己给她的钱数,这分明就是对自己的婉拒,变相把钱退给了自己。这说明人家的态度很明确,并非是搞突然袭击。是自己心存幻想,执迷不悟,才使事情到此地步。
        我该怎么办?如果继续执迷不误,势必得到她家里的激烈反对。那样的话,非但自己无法面对,也使梅红处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是的,我爱他!爱她,就要给她幸福!爱她,就要给她带来快乐!我能给她带来幸福吗?!我能满足她家里的愿望吗?!既然不能,有何理由抓住她不放呢?!如果我的离开,能使她得到更大的幸福,那么,我愿选择离开!只要为她好,我愿承担一切!也可以放弃一切!爱,不仅仅是索取和相守。爱,也可以是舍弃和分离!当然,一切都是为了所爱的人好,为了所爱的人幸福。梅红追求幸福有错吗?她有权利选择!
        如今,这一切都要看林梅红的态度!她要走,我放弃!只要她过得比我好。她要留下,我与她相亲相爱厮守终生!共同创造美好生活。自己的父母不在了,可自己没权利让她不孝顺,更不能让她因为自己而成为违拗父母的忤逆之人。
        想到此,胡峰心里平静了许多,可眼角分明在淌着泪。
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很失望。她心神不定,有些茫然。
        自那日把事情向胡峰和盘托出后,她心里就有一种企盼。企盼着胡峰那坚定的眼神,爽朗的笑声,更盼望着他用坚实、有力的臂膀把自己拥入他那宽阔、温暖的怀中------。她渴望着从他那里汲取力量。她满心希望,胡峰能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一边,同自己共同面对今后的一切。然而,她失望了,她隐约感到,胡峰好像在有意无意地躲避自己。他怎么了?为什么会这样?她有些不解。她想去找他,问一问为何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,林梅红把胡峰找了出来。他们在河边的公路上走了良久,谁也没有说话。天上月落星稀,乌云翻滚;地上黑如墨染,一片沉寂。远处偶尔传来野狼的嚎叫声。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几欲张口,都欲言又止,她不知道从何谈起。胡峰也不说话,兀自低着头走着,偶尔还叹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还是林梅红打破了沉寂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!没怎么!”胡峰有点儿心照不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像不高兴?”梅红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!没有啊!”胡峰答。
        梅红说:“那你怎么不说话?”
        胡峰说:“哦!没啥!说什么?!”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有点儿生气,说:“说什么!我们的事儿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  胡峰张了张口,没有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!他能说什么呢!你对象都在上海找好了,我能怎么办?!我又能说什么呢!想到此,胡峰心里也有些气,但他不想与她吵,就压住了火气,没有言声。林梅红看他不想多说话,自己又不好发泄,只有在心里生闷气。那天晚上,他们不欢而散。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并不知道她妈妈给胡峰写了信,更不知道信里的内容。她有些怪罪胡峰,怪他患得患失意志不坚定,怪他在自己最艰难、最需要他的时候,没能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一边,给予自己支持。怎么会这样?这是他吗?这是那个心灵手巧、能说会道的胡峰吗?这是那个性格豪爽、敢于担当的胡峰吗?这是那个生性乐观、热爱生活的胡峰吗?林梅红觉得如今的胡峰和过去的胡峰简直判若两人,他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那么冷漠,那么呆滞,那么不近人情。他到底怎么了?林梅红百思不得其解。她终日闷闷不乐,茶不思,饭不想,人也瘦了许多。
        几天以后,姐姐帮她办好了调转手续,林梅红终于要走了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九七三年深秋的一个早上。

        天刚蒙蒙亮,连里派的大车就来到宿舍前。同班的战友们帮她把行李、箱子装上车,大车就向桥头的公路走去。战友们依依不舍,她们跟在马车后面为她送行。林梅红眼含热泪,一会儿拉拉这个的手,一会儿摸摸那个的肩,跟着大车默默地走着。
        大车拐上公路,林梅红要上车了。这时,她强抑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,它们夺眶而出!她流着泪,和战友们一一握手告别,然后,姐姐绮红把她拉上马车,她要送她到团部长途汽车站。车老板一声吆喝,大车就响着马铃儿向团部方向跑去。“再见了!战友们!”林梅红在车上挥手与战友们告别,她望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容离她愈来愈远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林梅红看见桥对岸站着一个人,高高的,瘦瘦的,分明是胡峰!只见他孤零零地站在桥的另一头,茕茕孑立,在萧飒的秋风里瑟瑟发抖。桥这边是一帮战友,桥那边是胡峰一个人,显得他是那么突兀,那么形单影支!林梅红心头不觉袭来一阵寒意,她觉得他是那么孤单,那么无助,那么可怜。
        不由得,她想起与他的相识、相知和相恋,想起与他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。不是吗?麦田里他主动帮自己锄地,放学后他饿着肚子带自己去家访;舞台上他的深情一瞥脉脉含情,拾麦穗他把关爱的蚊帽戴在自己头上;她想起烤馒头片儿的香甜,想起冬夜读书那挤倒的火墙。想起河边公路上的卿卿我我,想起探亲回沪短暂分离的相思柔肠------。可如今,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,成为往事和回忆!她不知道,此一去,今生能否再见到他?!
        想到此,一股巨大的伤心攫住了她,她不禁又一次潸然泪下!她抬起泪水模糊的双眼,深情地注视着胡峰清瘦的身影渐渐远去,心里默默祷告着:再见了胡峰!再见了亲爱的人!从此以后,无论我们能否相见,遥远的天边都有一颗念着你的心,她在为你跳动,她愿用一生为你祝福------。
        啪!一声鞭响!“得儿!驾!”随着车老板的吆喝声,大车响着马铃,迎着萧瑟地秋风远去,远去,消失在公路的尽头,看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林梅红与胡峰两个人天个一方,再也没有见过面。哦!见过一面!不过那已是多年以后的事了,此是后话。

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网络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8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