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九)  

2014-11-22 20:07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4年11月22日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
        林梅红家里又来信了。信中,妈妈把梅红狠狠训了一顿,就差没骂她了。信中还说,如果梅红不抓紧时间办理调转,妈妈就亲自来东北把她带回去!还说了“从此不再认她这个女儿”之类的狠话。
        看过信,林梅红哭了,她哭的很伤心。妈妈呀!你怎么就不理解女儿呢?女儿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,谈个朋友有什么不对呢?何况我们仅仅是刚刚开始,还没有考虑结婚成家的事,怎么家里就这么容不得这件事呢?!你们不了解胡峰这个人,可我了解呀!我自己也不会对自己不负责任的呀!林梅红有点儿想不通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。她觉得家里人都不理解她。她感到很委屈。一连几日,她心里闷闷的,不愿意多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接到家里来信的同时,姐姐林绮红也接到了妈妈的来信。妈妈无端地迁怒与她,认为她没有照看好妹妹,把她也没头盖脸地训了一顿。林绮红觉得自己很冤枉,她甚至不知道妹妹和胡峰的事。妈妈在责怪之余,给了她一个任务。要她去给林梅红办理调转手续,不管林梅红同意不同意!如果是因为胡峰的原因而不能办的话,要她去找胡峰谈,一定要把此事办成!此事不能再拖了,拖来拖去就拖黄了。
        林绮红觉得此事责任重大,她拿着信就去找妹妹了。林梅红正一个人在宿舍里,她见姐姐来了,知道一定有事。因为姐姐在农田排,每天起早贪晚工作很累,一般不到自己这里来。林绮红进屋后也没说话,她把妈妈的来信拿给梅红。林梅红打开信,看着看着眼泪不禁夺眶而出------。她抽泣着,有些站立不稳。姐姐忙扶她坐在床上,见她哭的伤心,自己也不免掉下泪来。
        姐妹俩默默无言地哭了一场。哭过之后,林梅红拿出最近家里的几封来信,还有那份商调函。姐姐问妹妹:“怎么办?要我去找他谈谈吗?”
      “  ”林梅红没有马上回答。沉吟了一会儿,林梅红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把商调函给我吧,先交到连部,连里还要研究,同意不同意你走,还不一定呢!不会马上答复的。好吗?”姐姐说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有些迟疑,她抬眼看着姐姐,姐姐的眼角还噙着泪花。她不想让姐姐为难,就点了点头,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胡峰有些日子没有和梅红会面了。原因很简单,他不想让自己“犯错误”的事牵扯上她。这种政治上的错误遗害很大,甚至会影响人的一生。自己一个大男人,遇到支委会上支委们的咄咄逼人,都禁不住冷汗叠叠,何况她一个羸弱女子,更难以背负“犯政治错误”的巨大压力。所以,他不能牵扯到林梅红,他要自己面对,自己扛。要尽量和她少接触,免得被人知道他俩的特殊关系而连累她。可他哪里知道,林梅红此时也正在独自承担着巨大的压力,独自面对着她人生从未遇到过的重大抉择!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没有想到,一星期以后,连里就批准了她的商调请求。本来她想,自己当老师已得心应手,岗位特殊,培养一个老师不容易,连里不会轻易放人。未承想,连里经过研究,考虑到她们姐妹双双远离家乡来到黑龙江,母亲身体不好,她们俩又是大的,父母把子女调到离家近一点儿的地方也是人之常情,可以理解,竟很快同意放人了。林梅红原想连里如果不放自己走,那就不是自己的事了,自己正好就坡下驴,妈妈怪我也没用。可事与愿违,林梅红失望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事情至此,似乎木已成舟,很难再有转机了。然而,林梅红心有不甘。那天晚上,她彻夜难眠,辗转返侧,冥思苦想。思来想去,她觉得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两条路。一条就是听从家里的安排,办好调转手续走人,做个乖乖女。可调入的地方是什么样还未可知,可谓前路漫漫。更重要的是,这一走就意味着放弃了与胡峰的爱情!还有一条路,就是坚决不走!和胡峰一起追求爱情,生活在北大荒一辈子!她想选择后者,当然这要有胡峰同自己一起面对。这也意味着自己将背叛父母,为了爱情而舍弃亲情。
 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林梅红不禁潸然泪下!我怎么这么命苦呵!呵呵!难道我就必须割舍一方我最亲的人吗?他们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共同相处呢?他们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呐!林梅红哭的混天黑地,泪水打湿了大半个枕头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晚上,林梅红约出来胡峰,两人在河对岸的农道边见了面。周遭微风习习,蛙鸣阵阵,然而两人却无心顾遐这月夜美景。两人慢慢走着,竟好半天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有啥事吧!”还是胡峰打破了沉默。他见梅红不太高兴,好像心事重重,便轻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想不到这轻声一问,竟触动了林梅红的满腹委屈,眼泪如同开闸的湖水倾泻而下,肆无忌惮地抽泣起来。胡峰见她哭的伤心,也没有劝解。他用手揽着她的肩膀,使她靠在自己胸前,任由她尽情地哭着。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痛快淋漓地哭过之后,就把家里最近一段时间几次来信和如何办理调转的事,前前后后、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胡峰听了,半晌无语。他长长地叹了口气,问:
         “调到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浙江海宁。”梅红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农村啊!有亲戚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去了无依无靠两眼一抹儿黑,怎么能行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   ”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没有回答。她两眼深情地望着胡峰,那眼神里有渴望,有期盼,更有对他的信任。她不愿离开她所爱的人,渴望同他生活在一起。她盼望着他能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,两人共同面对生活中的一切。只要同他在一起,有他的支持,就什么都不可怕。他会站在自己一边的!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 胡峰静静地听着林梅红的讲述,他没有打断她,只是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------

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网络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4)| 评论(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