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七)  

2014-11-14 17:0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七)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自那日与胡峰分手,第二天一早,林梅红就风尘仆仆地踏上归程。一路上的车马劳顿,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内心的兴奋和愉快。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,她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。她回味着爱情的甜蜜,沉浸在爱的柔情蜜意之中;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向往着与他在一起的幸福情景------。终于,她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,上海。
         故乡的春节,煞是闹猛!和妈妈一起过年,更是年味浓浓!窗外,鞭炮声声,要一直响一个正月。灶房里,欢声笑语,锅铲齐鸣,充溢着浓浓的亲情。
         妈妈做了很多好吃的。那大块儿的红烧肉,肥糯糯,油亮亮,看着就让人流口水。喝一碗甜酒酿,脸上红扑扑,心里暖融融。林梅红最爱吃妈妈做的什锦锅,偌大的砂锅里塞的满满的,有鱼丸,肉丸,肉皮,蹄膀,咸肉,蛋饺,冬笋,黄芽菜------,还有好多东西。每当煤球炉上慢慢炖着这满满的砂锅时,阁楼上,院子里,满弄堂都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气。
        整个春节假期,家里来人不断。舅舅爷叔,亲戚朋友;爸爸的同事,妈妈的姐妹,来了一拨又一拨。林梅红跟着爸爸妈妈走亲戚,去了一家又一家。还有她自己的同学,从小的玩伴,更是这家来,那家去,没早没晚。
        一晃儿,二十几天假期过去了,林梅红该返回连队了。从开始张罗买车票起,妈妈就没有笑过。她眉头紧锁,一脸愁容,有时还偷偷地躲在墙角抹眼泪。林梅红知道,妈妈是舍不得她走。她几次欲说她和胡峰的事,都没好意思张口。望着妈妈眼角的皱纹和额前新添的白发,她实在没有勇气说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再过两天,林梅红就要回北大荒了。爸爸领她逛逛南京路。
        南京路上车流涌动,喇叭声声;楼宇错落,鳞次栉比。一爿爿店铺,密密匝匝地拥挤在街路的两旁。人们三五成群,摩肩接踵,熙熙攘攘。头上招牌林立,橱窗里满目琳琅。店堂里,手举着小红旗的伯伯不时地提醒人们保管好钱物不要被盗;马路上,咬着口哨的叔叔随时吹响口哨告诫人们过马路时注意来往车辆。西藏路口,“悬”在空中的交通岗厅在指挥着全国最繁忙的十字路口。长长的无轨电车拖着长长的大辫子,按着岗厅里给出的指令,慢悠悠地通过路口驶向前方。南京路,不愧为天下第一街!每天都在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演绎着都市的繁华景象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们从南京西路兜起。当他们乘着人头攒动、挤的不得了的公交车来到南京西路时,已经快到中午了。那时候的上海,几乎所有的酒肆、饭堂过了中午饭口时间都要午休,“中午休息”的牌牌一挂,你就很难再吃到午饭,所谓“过时不候”。
        “咱们先吃饭吧!”爸爸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!”林梅红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爸爸领她走进凤阳路口的绿杨邨饭店。饭店的地下饭厅里,人不是很多,他们捡了个僻静的桌子坐了下来。爸爸点了“糖醋黄鱼”、“虾籽菜芯炒年糕片”和“西红柿蛋汤”,外加两碗米饭,林梅红吃得很香甜。爸爸简单吃了几口,只是默默地看着她。他知道,这都是她从小爱吃的菜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你吃啊!你怎么不吃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呵!你吃,慢慢吃,我不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说,这时候何不跟爸爸说说。她从兜里掏出胡峰给她的五十元钱,放到爸爸面前,说:“爸爸!我认识了个男朋友,这是他拿得钱,让我给你们买点儿东西,我也不知买什么好,还是你和妈妈自己买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?”爸爸有些愕然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简单扼要地把胡峰的情况作了介绍,然后用一双好看的眼睛望着爸爸,好像在征询他的意见。爸爸低头沉思了良久,才慢慢抬起头来,说:
         “认识多久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几个月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考虑成熟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 ? ”林梅红有些不知道所以然。看到林梅红的表情,爸爸知道,她显然没有把困难和长远考虑太多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梅子啊!一旦考虑了个人问题,就说明你一辈子回不来了!你能在那里生活一辈子吗?”爸爸目光炯炯,一脸严肃的望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不知道怎样回答。她确实没有想那么远,她只知道和他在一起很幸福,很快乐!
        “你年龄还小,还是不着急处理个人问题为好。这钱我们不能要,你还是拿给人家吧,男孩子在外边很费钱的。”看到林梅红低头不语,爸爸点到为止,没有再说别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吃过饭,他们沿着南京路继续往东走。转眼来到国际饭店门前,林梅红抬头仰望着楼顶,只见白云飘飘,楼宇高高,好像云不动,楼在走。这座上海的最高建筑,真是好高啊!那幽暗、笔挺的楼面,好雄伟,好壮观!大光明电影院的门厅里人头攒动,两侧的回廊式楼梯上也都是等待观影的人,原来正在放映朝鲜影片【卖花姑娘】。马路对面,人民公园里松林掩映、树影婆娑,松林树影间漫步着一对对情侣------。林梅红一路走一路看,有点儿目不暇接。
         爸爸领她走进了中百一店。宽敞的店堂里满是人流,楼梯间里更是人挨人,人挤人。在三楼的服装柜台前,爸爸说:“如果那个钱不好退给人家的话,不妨给他买些正用的东西也好。你说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点点头。爸爸指着男装柜台里挂着的涤卡中上装说:
         “给他买件中山装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呀!”林梅红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他个子高吗?胖吗?”爸爸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胖,唔!个子像他差不多。”林梅红指了指旁边正在试衣服的高高瘦瘦地小伙子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呵,晓得了!”爸爸挨到柜台前,让服务员照那小伙子的尺码拿一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要什么颜色的?”服务员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灰色的吧!”爸爸说着,回过头来看了林梅红一眼,像是回答服务员,又像是问林梅红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 服务员拿出一件灰色的中山装,林梅红让那个试衣服的小伙子给穿了穿,觉得很好,就开票到收款处付了钱。随后他们在四楼买了双回力鞋,又在一楼买了件暗绿色的羊毛衫,方走出了中百一店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父女俩沿南京路一路走,一路又买了些其它东西,不知不觉走到了外滩。望着波澜壮阔的黄浦江,林梅红感到心旷神怡,不禁深吸了一口那潮湿、微腥的空气。
         江面上轮渡穿梭,不时还有翘头撅尾的巨大轮船驶过。岸边的轮渡码头上人流不断,秩序井然。人们把一枚枚圆圆的塑料筹码,投进大门两侧那镶着玻璃的、方方的箱子里,然后快速进入码头,一路顺畅地登上轮船,上满一船即刻开航,从不停顿。
         随着汽笛的高声鸣叫,轮渡离开码头,向对岸的浦东驶去。回头望,万国建筑雄姿魁伟,旖态万千。海关钟楼挺拔峭逸,剑指蓝天。这时正逢整点报时,海关大钟响起雄壮的钟声,那深沉浑厚的钟声传出好远,在浦江两岸久久地回旋------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网络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7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