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苇的博客

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六)  

2014-11-10 20:06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小说】 梅子红了 (六) - 亦苇 - 亦苇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呷了一口水,两手摩挲着水杯。胡峰剥了一块糖,用糖纸托着送到林梅红面前:“吃吧!”林梅红没有推脱,接过来,把糖放在嘴里。糖很甜,一股浓浓的奶味儿,那是北京有名的“义利”奶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看什么书呢?”林梅红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看什么。”胡峰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还保密呀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—不—”胡峰一边吱唔着,一边在抽屉里摸出一本书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原来,胡峰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,忽然听到有人敲门,就随手迅速地把书放在抽屉里了。见林梅红已知道她在看书,只好把书拿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本用牛皮纸包着皮儿的书,牛皮纸很粗糙,书页也已泛黄。显然,书已经很旧了,但保存的很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红楼梦!你看红楼梦!这书可以看吗?”梅红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唔!不让看,你没看我把它藏抽屉里吗!”胡峰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也没什么不可以看的。你没看过吗?”胡峰接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看过,不过听说过。”林梅红一边翻书一边说。
         胡峰说:“书很好,简直是包罗万象、百科全书哇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不是才子佳人,封资修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呵!没那么严重吧!不过是写宝、黛的爱情故事,其实他们俩恰恰是反封建的。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啊,你不喜欢看书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喜欢看,可我爸爸不让看这样的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!那我还有好的你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你等等。”说完,胡峰站起身,拿钥匙打开身后的柜子,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包。打开外面包着的报纸,里面是几本厚厚的笔记本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”林梅红问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看。”说完,胡峰抽出一本,打开扉页。【第二次握手】几个大字映入眼帘,下面是一行行工整秀丽的钢笔字。手抄本!林梅红知道,当时社会上流行一种手抄本小说,【第二次握手】是很有名的一本,流传很广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有这个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借的。你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那你先看,你看完了我再看。注意保密呀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,先拿第一本吧,看完一本换一本。可以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以。”胡峰拿出来一本,把其它的仍旧包好锁在柜子里,两个人就各捧一本书看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起初的心思没在书上,她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,有些心不在焉。慢慢的,她被书里的情节所吸引,竟然一门心思地读了起来。书中男女主人公那多舛的命运和凄美的爱情,深深地打动了她的心。胡峰也捧着【红楼梦】认真地读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林梅红感觉有点儿冷,她搓了搓手,往手上哈了哈气。胡峰赶忙站起身,“该死该死!我忘了添煤了,恐怕炉子该灭了吧!”他摸起炉钩子,打开炉盖子一看,可不!炉火已几近燃尽,只留下些许刚刚燃尽的白灰还有一些热乎气儿。胡峰要重新生火,林梅红没让,说:“算了,不用生了,不冷,没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胡峰在墙边搬过来一个长条凳,放在火墙旁,说“来,坐这儿!火墙还热!”说着,他坐在长凳上,后背靠着火墙。林梅红也坐了过去,果然后背上热呼呼的。两个人坐在一条长凳上,后背紧贴着火墙,复又继续聚精会神地看着书。
         外面起风了。屋子里很静,能听到窗外的风声。忽然,“轰”地一声巨响!随着响声林梅红身不由己地后仰,竟然摔倒在地上。胡峰也整个人翻了过去,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峰赶忙爬了起来,伸手拉住了林梅红,“快起来!摔着没有?”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坐在地上,伸出一只手去拉着胡峰,竟然没有站起来。她只好伸出两手,紧紧拉在胡峰的一只手上,两人一起用力才站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起身一看,是火墙塌了!红砖倒了一地,铁烟囱也跌落下来,弄得教员室里乌烟瘴气、尘土飞扬。
         原来,房间里炉火已熄,只有火墙尚有一袭热气。两人看书过于聚精会神,随着房间里热度的逐渐降低,他们愈来愈情不自禁地往后靠紧火墙。终于,单砖砌的火墙难以承受两个人的力量,轰的一声,倒塌了!
         不行,我得把火墙修好,不然明天没法上班了!胡峰心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林,你先回去吧,我得把火墙修上。走!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,你会弄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会!好弄。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!我来帮你弄!”
         胡峰见她执意不肯走,只好把她留下。
         还好,走廊的尽头有一些黄土,那是入冬砌火墙时剩下的。胡峰找了个旧脸盆,和好一盆黄泥。又找来一把破菜刀,把散落的红砖清理好,就煞有介事地干了起来。别说,他干的还真是像模像样!
         只见他一手拿砖,一手拿刀,用菜刀刮掉砖上的灰土,再把砖的两个立面抹上黄泥,轻轻一推,那砖就立在原墙基上了。他动作麻利,红砖在一块块升高。很快,胡峰就把火墙搭上了,林梅红反倒没帮上什么忙。
         哈哈!望着胡峰的灰头土脸,林梅红不禁哑然失笑!胡峰看着林梅红的黑鼻尖,也会心地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夜已很深,林梅红只好告辞而回。林梅红人生的第一次约会就这样结束了。       当然,以后她乘还书换书的机会和胡峰又单独见了几次面,他们在一起谈书,谈理想,也聊了童年、家庭和学校。仅此而已,他们没有谈及感情和爱情。但他们已然很满足,很开心!
        那年月,不知什么原因,知青们谈恋爱都是秘密进行,生怕别人知道,尤其不想让领导知道。是怕难为情?还是不甘心?还是怕将来回不去城?还是------?可能这些原因都有。
         然而青春年华的血肉之躯和青年男女间的相互吸引,是不会被任何艰难困苦所束缚的。该来的一定会来,该发生的注定会发生。正如深山里会生灵芝草,荒漠里能长万年青。爱情无处不在,爱情是永恒的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快过年了。学校正在放寒假,林梅红打算请探亲假回城看妈妈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怎么,胡峰这几天心里有点儿乱,总是惶惶的。他知道,林梅红喜欢他。从那次“火墙事件”开始,林梅红总是借机和自己单独在一起。在平时的交往中,他能感觉到她无处不在的体贴和关爱。在她的眼神里,他能读到爱的炽热和温情------。难道我不喜欢她吗?
        胡峰更加知道,从在舞台上看林梅红唱歌时起,他就喜欢上林梅红了。但是他不敢相信她会喜欢他,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。他觉得她像一个骄傲的公主,又像一尊洁白的大理石浮雕,是那样神圣!那样不可侵犯!她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天鹅,而自己不过是一只丑小鸭。因此,他压抑着自己的感情,不敢造次,可又难掩对她的喜欢。尽管她喜欢我,可她家里怎么想?她爸爸妈妈会同意吗?胡峰有些茫然。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回家探亲的头一天晚上,胡峰把林梅红约了出来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约她。
        冬日的夜晚,村庄里一片静谧。唯有那袅袅的炊烟和透出窗外的灯火,给边境线上的小村带来些许生气。半弯残月慵懒地挂在空中,在淡淡的薄云中时隐时现。村旁的公路上,两道车辙依稀可见,间或有一辆“解放”或“红头”通过,车灯像流动的灯火把公路照得雪亮。
         胡峰和林梅红沿着车辙漫不经心地走着。两个人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说,又好像谁也不知从何谈起。还是胡峰打开了话题。
       “明天就走了,都准备好了吗?”胡峰问。
       “唔!也没啥可准备的。”林梅红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胡峰在上衣口袋里掏出几张十元的纸币,说:“带着吧,穷家富路。”
        林梅红一看是钱,一边推辞一边说:“不用,我有钱,再说家里也不用我的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拿着吧,钱又不多,替我给你父母买点东西。也是我的一点心意!”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还要推辞,见胡峰执意要给,不拿着不好,就把钱接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胡峰今天把林梅红约出来,就是想和她明确一下态度。当然林梅红的态度没有问题,但她家里会不会同意,尤其她妈妈会不会同意他俩恋爱,这是胡峰最担心的。她妈妈会同意她在北大荒安家吗?会同意她找一个外地人谈朋友吗?他想知道她家里的态度。而一年一次的探亲假是最好的回家商量的机会,他想要让林梅红不仅仅自己同意,还要征得父母的同意。胡峰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 听胡峰一本正经地说完,林梅红禁不住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那笑声很甜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放心好了!我妈妈不会不同意的!妈妈从小最疼我了,只要我愿意,她就不会不同意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,你喜欢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—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喜欢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---,喜---不喜欢!”林梅红狡狤的一笑,说完就向前跑去。
         胡峰稍一愣神,马上回过神来。他迈开大步,几步追上林梅红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两人面对面站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,你喜欢我吗?”胡峰两手扳着林梅红的肩头说。
         林梅红羞涩地一笑,没有回答,脸上现出两片红晕和好看的酒窝。胡峰两手摇着林梅红的肩继续问着,林梅红就是笑而不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你不说,看我怎么咯吱你!”说着,他就伸手做出咯吱状。林梅红就势一头扎进胡峰的怀里,把头埋在他的胸间。
         顿时,一股电流涌过胡峰的全身,他感到浑身震颤!他把她揽在怀里,两手用力抱紧、抱紧------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远处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声。车灯巨大的光柱飞快地向前延伸,转眼就把他们罩在灯光里了。他们紧紧地相拥着不愿离开,直到汽车将到跟前,才相拥着跳离车辙,
。汽车在他们身旁擦肩而过。
         那汽车开过去好远,还一路鸣着喇叭,是司机师傅在向他们祝福?还是因为冲撞了他们而表示道歉?他们望着汽车的远去,会心地笑了。
(未完待续)(图片来自知青找元诚的收藏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